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星际最后一只妖 > 第587章 跟她们走

星际最后一只妖 第587章 跟她们走


    花曼珠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裴修远身边隐约形成一圈保护他的黑盔甲们的警惕,各个双手都已经放在了随身的配枪上,做好了一旦有事就随时反击的准备。

    其中离得裴修远最近的一个黑盔甲,更是直接对花曼珠喊话:“我们亲王殿下岂是你们说带走就带走的!”

    裴修远觉得这人的声音听起来耳熟,侧头观察了他一眼,但看不出来到底是谁。

    那个黑盔甲也注意到了裴修远的疑惑,声音不大不小似是对裴修远却又像是对花曼珠等人说:“亲王殿下,我是战列舰队大队长易璋,受太女殿下命令,即使失去性命,也誓会保护好您。”

    裴修远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这人是谁,他确实熟悉,以前他还假装是裴九卿版的裴修远管理完整的皇家军团时,这人就是整个军团里唯二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

    只是后来裴九卿苏醒将军团一分为二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人了。

    没想到再次相见,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而且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裴九卿居然会派易璋来保护自己……这实在让他捉摸不透。

    之前在前往死星的飞船上,裴九卿虽然向他解释了自己性命被掌握在灵组织手上,需要他协助抓住白夭夭交给灵组织救自己的性命。

    但同时也强调过,她还是很讨厌裴修远,私下没人的时候,也不会因为他救了自己就另眼相待。

    所以按理说,她不应该派自己最信任的人来保护自己啊?

    “亲王殿下您放心,今日不管如何,我等都会带您离开!”

    易璋再次表忠心或者说放狠话打断了裴修远的思索,但同时也让他有了另一个想法,或许裴九卿派易璋在自己身边,为的就是防止自己落在灵组织手上而已。

    毕竟裴九卿说过,她想脱离灵组织的控制,但又不能让灵组织的人知道。

    “哼,想走,没那么容易!”

    花曼珠本来就怀疑裴修远,虽然后来被裴修远的自证理由打动有所动摇,但内心始终还是迫切的想抓到一个替罪羔羊,这时候哪里会轻易的放过裴修远。

    所以见易璋的反应,自然也就下令让自己带来的人攻击。

    “且慢!”

    裴修远一个箭步,从易璋的包围圈中闪出,站到了双方阵营之间:“我跟你们走。”

    “亲王殿下?”

    易璋不解的呼唤质疑声从身后传来,裴修远却并没有理他。

    只是看向花曼珠:“花小姐,夭夭怎么说也是我的朋友,虽然为了姐姐的性命我不得不拿她交换,但害她性命之事是我决计不会做的。”

    “哼,谁知道呢。”

    “所以我愿意跟你们走,任由你们调查核实,若是证实非我所为,请尽快按照之前的约定救治我姐姐。”

    花曼珠听到这句话很是不可置信,眼神变得专注认真的打量裴修远。

    “没想到你还真是重情重义的小子啊,你姐对你那样,你对她倒挺好。”

    裴修远并未因为花曼珠说到他们姐弟二人的嫌隙而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只是自己率先迈步,往刚才白夭夭逃走的进入飞船内部的方向走去。

    “亲王殿下,您不能跟他们走啊!”

    易璋没想到裴修远会这样做,在裴修远身后着急的呼唤。

    裴修远头都没回:“你们回去告诉姐姐,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了,希望她能真正的做自己吧。”

    裴修远的后半句话有些酸涩艰难,因为不得不回忆裴九卿对他摊牌的话……原来自小的姐弟情深,不过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谁跟你姐弟情深,要不是因为你,裴九卿这个名字,早就响彻帝国了。”

    “和你一起呆的那十年,是我最憋屈,回想起来最恶心的十年,就像坐牢一样。”

    “那些信……呵,要不是为了让父皇母后认为我品性良善,谁会给你寄那些信。”

    “哦对了,那些信都不是我写的,只不过是我让光脑自动合成的罢了,你也信?哈哈哈哈,真是个傻子。”

    “你不知道当我醒来发现我努力得来的一切都变成你的东西时有多么愤怒,我代替你活了四十年,难道还不够吗?”

    “裴修远,我真的讨厌你,我听到你这个名字就恶心!”

    “从此以后,我裴九卿才是真正的帝国继承人,响彻帝国的名字应该是是裴!九!卿!”

    ……

    他苦苦思索的真想,他怎么也想不想明白的接姐姐态度突变之谜,原来真想如此伤人,原来他眼中的姐弟情深真的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

    可就算那样,当裴九卿说她虽然被灵组织救醒过来,但也被灵组织下了一种剧毒的药物,性命都掌握在灵组织手上,只有用白夭夭才能交换到解药之后,他终究还是同意了帮她最后一次。

    就算是……了却这一母同胞的姐弟缘分,了却那十年互相扶持的艰难时光吧!

    他不知道白夭夭到底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跟着灵组织的人这一去会有什么后果。

    但是如果白夭夭真的被害死了,那就让他用自己的命给她偿;如果白夭夭吉人自有天相还活在世上,那就让他用自己的命给她道歉。

    反正自从他决定帮裴九卿的狮吼,他就已经把自己第一个朋友,和这个朋友带来的其他朋友都尽数得罪抛却了。

    没有亲情、没有友情,也没有爱情,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哈哈哈哈哈哈……”

    走着走着的裴修远突然仰天大笑,吓了跟在后面的兔妖闾丘一跳,靠她靠近花曼珠身边:“花姑姑,这小鲜肉不会是疯了吧?”

    ……

    在星际的另一个角落,一只毛绒绒、纯白如雪、九条尾巴的狐狸,正静静悬浮在五彩斑斓的时空隧道里……叹气。

    “唉,到底时怎么样的缘分啊,我才出去多久,又回到这个破地方了。”

    白夭夭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又来到这个地方的。

    明明之前在那艘飞船上,她回头看到一个危险的东西袭来,就立即变回原型躲开了呀!